保定盖世界主营各种井盖,水泥井盖,雨水篦子,排水沟盖板等市政建材产品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 | 在线留言
全国统一服务热线
15033714777
当前位置:主页 > 新闻资讯 > 行业动态 >

井盖变成一张纸

文章出处:admin 人气:发表时间:2019-03-17 09:00

电影结束,一种剥离感随着影厅白亮灯光,不适地占据意识。散落的电影票,座位上的可乐罐,在逐渐离开的观众背后,展现出需要面对的现实感。可我依稀还能感受仿佛我活在了电影中,跳跃奔赴不同人生。

 

沿着昏暗的楼梯,使徒想记住什么,不是电影片段,而是那种坐在昏暗影厅,荧幕中的一幕幕把我从现实剥离的感觉,一种不属于自己人生的快感。

 

身躯穿过影院门口的防寒布,雨滴从天空坠落,抽高衣领抵御迎面的寒风,朝着家的方向前进。

 

沿路是一盏盏光线低垂的路灯,密集的雨滴光亮地划过。视线在不同面孔间切换,停留的时间或长或短,有的脸庞会让我幻想出一段故事,有的则是一种直接情绪投射,或快乐或悲伤。

 

急驰而过的汽车,溅着忽小忽大的水花,车灯划过公交站牌,忽明忽暗,候车的人不算多,其中一位没有围巾的女人,蜡红的嘴唇一暗一亮,悬在眼下的雨滴像泪又是雨。

 

路面上散落着凋落的树叶,树木依旧在广告墙后头,沿着道路一字向前延伸。许多路人都会抬头望向这些印刷的大字体,据说设计它们的人,每天想破脑袋如何

戳中潜在房奴的软肋,文字写得那叫一个如火纯青,总体看下就会记得房源异常稀缺,不买就没有了。沿路有不少大货车路过,强劲的车头灯,照亮了楼房的墙壁,密密麻麻的窗户里,依然有着广阔的黑暗。或许下次经过,几扇窗户亮起了孤立的灯光,里头住了阔气老板。

 

地面的积水足以再打湿两双新鞋,水井盖不规则地向前排开,望着水井盖,联想到将在电视上出现,记者会到医院采访我,摔断一根脚指的自己,躺在病床上,在镜头对准那一刻奄奄一息,用低沉的语气奉劝着各位走路要看路。

 

下一秒想象着脚踩下去,井盖就是一张纸,肥胖的身躯顺着管道坠落,双手不断被管壁划破,血溅了一脸,摔进某个时空裂缝,穿越回从前的从前去买彩票。可就在即将踩上井盖那一刻,我才想起并不记得任何中奖号码。要不就是穿越到还在上学的时候,而且要在放暑假,暑假作业以五十元的价格拍卖给副班长的那个暑假,那个暑假经常下太阳雨。

 

双脚在井盖边缘愣住了,雨滴仿佛重新击响了树叶,击响了路面,马路上的车灯和路灯将天地照得明亮,感觉到自己身处在某个明媚下午,一股新鲜的泥土味开始环绕在鼻孔周围,扬脸朝天桥那头望去,一盏盏车灯,仿佛聚集成一个眼睛可以直视的柔和太阳,雨滴划过阳光,轻抚着我帅气幼嫩的脸旁,对了,还有瘦高精壮的身躯。我的头和牛顿一样被苹果砸过,虽然是被人故意扔的,但差别谈不上大。观察着光线的方向、雨滑落的倾斜度,温度等数据,猜想着六色彩虹将浮现在哪里,我感觉我朝着彩虹奔跑,沿路与不同路人共同喊出无声的喜悦。

 

脚不自觉地迈了一步,结结实实地踩在井盖上,然后结结实实地踩在每一个井盖上。虽说没有穿越时空,可我尝到了一种不同的快乐,一种记忆和现实交织产生的快乐,好比活在另一个世界,奇特的世界。一种步伐的轻盈之感,引导着身体遵循某种东西,使徒寻觅周围平常事物中独特记忆。汽车疾驰发出的噪音,好像在哪里听过,视线旁轻握双手的男女,好像从前某个时刻。

 

可一阵电话挂断的嘟嘟声,这种有序声音,像拳王泰森击打我的耳朵。随着一种脑部下坠的失重感,两束刺眼的车灯淹没了我,周遭急促的车轮声,路人的话语声,淹没了雨声,占据了耳朵。顷刻间眼前近乎是一片完全的白色,一面镜子浮现在离鼻尖5厘米的位置,可镜子里什么也没有,此时脚掌传来一阵井盖的声响,失重感使我想呕吐,顷刻间仿佛听见由慢转快的雨滴声。

 

滴嗒。滴嗒。滴嗒,滴嗒,滴嗒滴嗒滴嗒滴嗒……

 

光里的镜子好像映照出了什么,按常理来说应该是我自己,可又不敢确定,好像是我年轻时的自己,那时还十分帅气。可没等我思讨是不是记忆和现实又交织到一起;一种难以忍受的痛苦击打着心脏位置,脸上的雨水被滚烫的泪水淹没,此时周围变换成父母家中的卫生间,洗手台上的手机发出阵阵嘟嘟声,我望向镜子里的自己模糊极了,我需要望清镜子究竟是不是自己,不管双手如何在镜面上擦拭,镜子却越来越模糊,当什么东西滚烫地滴落手臂,我才发现镜子模糊的原因。

 

我挣脱着,无暇思考任何脱离的可能方式,直到我仿佛回到了那棵树下。白色校服短袖,淡蓝色短裤紧贴着我,纤长的手掌放在我的腿上,我记得这一切,是第一次贴近你身躯的时刻,两只坚硬的手按压着你的腰间,手感到柔软,暖热。仿佛接触的是你赤裸腰间。我无法抑制身躯不断颤栗,即使是不停吮吸,你唇间倾吐的气息。

 

滴嗒滴嗒滴嗒滴嗒……

 

意识和眼前一样近乎一种完全的白色,唯一拥有的欲念是抬起斧头,将眼前的校服,短裤全部割落,挥起斧刃将皮肉砍碎,安静看着鲜红血液,沿着稀烂的皮肉流下,直到鲜红的心脏跳动幅度变慢那一刻,挥舞斧头,一下,两下,三下,将稀烂的皮肉和完整的骨头一并敲碎。

 

光不知何时已经褪去,周围恢复成原来该有的模样,不远处的背影仿佛是她,可我想让这段记忆停留,停留在许多年以前。

 

文章来源:http://www.gsjszjc.com,保定盖世界市政建材,转载请注明。
此文关键字:
评论列表(网友评论仅供网友表达个人看法,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